香港《文彙報》1月24日文章 原題:習近平“避免陷入‘修昔底德陷阱’”意義重大 習近平指出中國不會陷入中等發達國家停滯不前的沼澤,強調“我們都應該努力避免陷入‘修昔底德陷阱’”,既昭示了中國夢的光明前景,也指出了西方大國應拋棄二元對立觀,避免在世界製造衝突、隔閡與對抗,導致兩敗俱傷,而要走和平共榮的道路。西方大國更應反思歷史、接納中國,適當做出調整和讓步,若針鋒相對則難免重蹈歷史的覆轍。
  美國《赫芬頓郵報》子報《世界郵報》創刊號於1月22日在達沃斯世界經濟論壇會議上發佈,創刊號刊登了對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的專訪。針對中國迅速崛起後,必將與美國、日本等舊霸權國家發生衝突的擔憂,習近平在專訪中反駁說,我們都應該努力避免陷入“修昔底德陷阱”,強國只能追求霸權的主張不適用於中國,中國沒有實施這種行動的基因。
  對西方大國有如醍醐灌頂
  所謂“修昔底德陷阱”,是指一個新崛起的大國必然要挑戰現存大國,而現存大國也必然會回應這種威脅,這樣戰爭變得不可避免。此說法源自古希腊著名歷史學家修昔底德的觀點,這位歷史學家認為,當一個崛起的大國與既有的統治霸主競爭時,雙方面臨的危險--正如公元前5世紀希腊人和19世紀末德國人面臨的情況一樣。這種挑戰多數以戰爭告終。公元前5世紀,雅典的成就急劇崛起震驚了陸地霸主斯巴達。雙方之間的威脅和反威脅引發競爭,長達30年的戰爭結束後,兩國均遭毀滅。
  習近平強調“避免陷入‘修昔底德陷阱’”,對西方大國有如醍醐灌頂。中國自改革開放以後不斷在經濟、政治、軍事等綜合實力方面的崛起,便不斷從美國等西方國家傳來所謂的“中國威脅論”,表示出外國對於中國的崛起會影響和威脅到其本國的利益,即試圖通過這種輿論減緩中國的發展速度或在國際舞臺中孤立中國。這種自陷“修昔底德陷阱”的心態,是絕對荒謬的。
  “中國威脅論”提出的兩個原因
  外部國家提出“中國威脅論”,筆者多年前指出主要有兩個原因:
  一、中國經濟、軍事崛起的速度之飛快、規模之宏大,令美歐和亞洲國家目不暇接,深感意外,既無法阻止,也不可抗拒,又難以適應,因而產生國家危機感,民族心理受挫感;從經濟、政治、安全到心理、自尊都感覺受到強大崛起的“中國威脅”。尤其美國舉國上下都強烈意識到崛起的中國正在趕上,甚至在一些領域已經超越美國,嚴重威脅美國的全球利益,激烈挑戰美國的世界領導地位,於是乎大造“中國威脅”、“中國恐懼”的國際輿論,藉以孤立中國、遏制中國。
  二、 雖然新時期崛起的中國其自身的歷史文明、現實文明,發展文明,在本質和理念上都與歷史上崛起的帝國例如英德美日帝國有?根本的區別。但是中國對自身先進的文明理念、發展理念、崛起理念,在文宣上嚴重滯後,在傳播上嚴重落後,而且作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的話語權缺位,運用更是乏力。因而面對“中國威脅論”、“中國恐懼症”,從理論到實際只是被動應對,破解無方,化解無力。
  針對上述兩個原因,筆者認為,從中國政府到民間都應做審時度勢的調整,採取積極、主動,冷靜、理性,且富於創意性的戰略和戰術行動來逐漸化解對中國崛起的恐懼。   (原標題:港媒:習主席“避免陷入修昔底德陷阱”意義重大)
創作者介紹

翻修

ij33ijdnb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